美医护自曝遭歧视:被房东赶走 像垃圾一样不受待见


目前,伦巴第政府参考中国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模式,正在紧急改建米兰市的国际展览中心,预计将可接收约500名重症患者。并且已动员退休医护人员与刚毕业的医学生紧急上岗,护理系许多大三学生获准上阵帮忙。意大利教育部长曼弗雷迪表示,此举可向国家医疗体系释放约1万名医护人员。2020年3月28日0-24时,当日青海省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。

物资短缺带来的救治压力,除了医学上的,还有情感上的。

经过警方调查,得知这名护士原先并非在感染科工作,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剧后,自愿调到感染科协助照顾重症病患,不料突然出现发烧等症状,于是在家隔离并接受检测。然而,在接受检测的2天后,这名护士疑似因等不到结果,选择了自溺。疫情拐点遥遥无期,而感染风险、救治压力和心理压力正吞噬医护人员心理防线,而医护人员对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失去信心,这远比病毒的蔓延更为可怕。

而更为虐心的是,在有限的医疗条件下,医护人员必须作出一个艰难的选择:

意大利国家护士联合会对达妮埃拉·特雷齐的死表达深层的悲伤和沮丧,称尽管还不清楚她确切的死亡原因,但疫情导致的工作压力,以及担心自己会感染他人的焦虑,都与此次悲剧有关。医护人员透露,特雷齐自3月10日开始,就因染病在家隔离,当地司法部也将调查她的死因。

复航前,三峡机场对进出港通道等全域消杀,出发厅和到达厅安装热成像体温测试仪。28日23时许,记者在机场看到,佩戴口罩的乘客正有序值机、安检、候机,登机排队时主动保持安全间距。

据《每日邮报》报道,意大利医生必须按照一份指南,判断患者是否可以使用“稀缺”的资源,并将精力优先抢救年轻人上,因为他们的存活率可能高于高龄重症患者。

为了不消耗多余的口罩,所有重症病人家属都被要求不要来医院探视,多数病人都在孤独中离世。

根据疫情防控要求,三峡机场自1月26日起,国内航班停航;1月28日起,国际航班停航。

据意大利国家医疗秩序联合会统计,从疫情爆发之至今,已有33名医生感染病毒死亡,当中50%是全科医生。另据统计,意大利目前已感染了5000多名医护工作者。